汇丰采购经理人指数触底,反弹至三个月高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次降低了对最近货币政策调整的预期。

根据6月23日发布的数据,中国汇丰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预览值为49.6。尽管连续第四个月低于繁荣-萧条线,但数据超出预期,触及三个月高点,表明经济稳定信号增强。

其中,新订单指数的初始值升至50.3,这是4个月来的首次扩张。

然而,尽管近期经济势头有所好转,沈万宏远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仍预计,第二季度经济增速不容乐观,加大政策力度、稳定增长势在必行。

他预计,未来几个月,中国仍将实施进一步宽松政策,包括进一步下调基准利率和存款准备金率,以确保实现7.0%的年增长目标。

在暂时稳定经济增长的政策下,需求方开始回升。

从分指数来看,6月份新订单的分指数升至50.3,4个月来首次处于扩张区间。

随着近期美元指数的走软,人民币有效汇率的上行压力将有所缓解,出口下行压力也将有所缓解。

房地产销售面积继续高速增长,地方政府债券互换的加速将增加地方政府的财政资源,从而推动基础设施投资稳定和反弹。

内部和外部需求应同时升温,推动需求方改善。

“汇丰6月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的初始值高于市场预期,这也表明政府此前的一系列刺激政策逐渐得到反映。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部主任吴彭洪指出,新订单的恢复尤其表明实体经济正在稳定。

不过,高盛分析师认为,仍需等待工业增加值等实体经济的数据出来后,才能确定实体经济的增长情况。然而,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认为,在确定实体经济的增长之前,仍有必要等待工业增加值等实体经济数据。

从目前的角度来看,在最近政策放宽措施的支持下,六月份的按月经济增长率可能保持稳定。预计在经济增长显示出更加强劲和明显的复苏迹象之前,将会出台更多的政策。

事实上,随着稳定增长政策的不断加大、房地产销售的持续复苏和地方政府债券互换的快速推进,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稳步复苏带动了终端需求的复苏和生产模式的稳定。

然而,高频指标显示,生产水平不稳定,经济下行压力依然存在。

6月中旬,大型发电集团的平均日煤耗略有回升,但仍低于往年。华南工业品指数继续下跌;动力煤价格的底部被向上舍入。钢铁价格指数连续七周下跌扩大。

从主要工业产品的价格来看,钢铁链受到需求疲软的影响,价格仍在下跌。发电厂煤耗数据逐月回升,但同比仍为负值,表明工业建设仍比往年疲软。

总体而言,短期经济仍处于缓慢而反复的触底过程中,不太稳定。

因此,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许高认为,持续的经济复苏需要宽松政策的持续护送。

仍然需要宽松的政策看5月份的主要经济数据,“热身”成为关键词。

官方数据显示,今年前五个月,国有企业利润下降幅度明显小于1月至4月,经营状况持续改善。截至5月,中国工业增长已经连续两个月反弹。五月份的消费增长也比四月份快。

作为6月份发布的第一份经济数据,汇丰制造业的初始采购经理人指数再次显示出经济稳定的迹象。

他说:「经济在五月份显示稳定的迹象,我们预期在六月份会继续改善。

“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研究部副总裁张军表示,政府在政策层面进行了一些调整,并在过去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基础上引入了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希望通过财政政策的直接效应,在短期内帮助启动实体经济。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Lian Ping)认为,积极因素正在形成和积累,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率可能会停止下降并稳定下来。

下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将得到加强和实施,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将加快刺激投资的步伐。货币政策将保持流动性宽松。

在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下,中国经济增长有望在下半年适度回升。

广东金融学院教授徐伟表示,此前刺激措施的结果再次出现,这将大大缓解投资者对中国经济的担忧。

此外,以政府为基础的政策刺激的重点已经从货币政策转向财政政策,中国经济将在今年下半年企稳。

北京大学教授曹和平认为,在稳定增长政策的持续影响下,中国当前的经济复苏势头应该会继续,6月份的数据复苏应该比5月份更加明显。

“随着外国经济达到预期,房地产投资趋于稳定,中国经济预计将在第三季度稳定并复苏,全年增长目标预计约为7%。

”曹和平说。

到目前为止,中国央行已经在六个月内三次两次降息。

摩根士丹利首席亚洲股票策略师乔纳森加纳(Jonathan Ghana)表示,中国经济仍然非常疲弱。

他对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政策刺激持谨慎乐观态度,但预计不会出现2009年出现的V型逆转。

民生证券研究所执行主任关庆友表示,经济复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稳定增长。在房地产进入长期下行渠道的背景下,制造业的产能需要时间才能化解,外部需求仍然疲软,稳定增长的压力将继续存在。

CICC研究称,中国经济将在今年第三和第四季度末呈现温和复苏。这是由于今年下半年外部需求增加、投资和消费加速。中国央行今年可能会进一步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200个基点,但他们认为央行今年不会继续下调基准利率。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中国政府将进一步转向宽松的财政政策,并将为缓慢的经济增长和扩大政府支出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