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仅捐赠8000元就花了62万元成为一个养老院。

根据中国关爱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2005年的工作报告,该基金会当年收到的捐款只有8208元。

浙江大学博昌生物技术公司的负责人蔡晓质疑了这个数字,仅那一年他就向基金会捐赠了10万元。

基金会辩称,这是公司向基金会支付的管理费,不是慈善捐赠。蔡晓打算报复。

(新京报,1月10日)我们无法判断基金会是否隐瞒了捐赠,或者蔡晓是否故意报复。双方持有不同的观点。

然而,有一个确定的事实是,虽然基金会声称2005年只收到了8208元的捐款,但实际流入基金会的现金却超过了62万元,这被称为“与业务活动相关的其他现金流入”。基本上,各企业交给基金会的管理费用于基金会的日常开支。

捐款8000多元和管理费62万多元的巨大反差显然是不正常的。

反常之处不仅在于基金会收到的大部分资金都是自己花掉的,只有一小部分用于慈善事业,还在于一个公共基金会一年只筹集了8000多元。

换句话说,虽然基金会自己筹集了很多人,花了很多钱,但它做的不多,做的不多,对社会的贡献也不大。这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基金会的工作是无效的。

更不寻常的是,一些企业向基金会缴纳管理费,因为根据相关政策,向公益事业捐款的企业可以获得税收优惠——对企业来说,无论捐款是捐赠还是管理费,无论如何,都可以在向基金会交钱后享受税收优惠;对于基金会来说,企业支付的资金可以记为管理费,并在含糊不清的情况下自行支出。

有些人可能会说,一个一年只筹集8000多元的基金会需要它。然而,根据目前的规定,这些基金不会退出市场。

确切地说,一个基金会即使一年不开展活动,也不捐一分钱,也能生存下来,因为目前没有慈善机构退出的机制,即使慈善机构只是名义上的。

事实上,目前大多数基金会由退休的政府官员领导,从而变相解决了他们的“职位”问题。

由退休高官组织一帮人,以慈善事业为名成立一个基金会,从企业那里弄点钱,既解决了个人所需,又解决了一部分人的就业,还能赢得一个做慈善事业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至于基金会究竟能做多少慈善之事,无关紧要。一群退休的高级官员将以慈善的名义组织一个基金会,从企业获得一些资金。这不仅能满足个人的需求,还能解决一些人的就业问题。它还将为慈善事业赢得良好的声誉。为什么不呢?基金会能做多少慈善并不重要。

这样的基础有点类似于其他退休干部。

它背离了基金会慈善的本质。难怪人们不相信也不想捐赠。

为什么中国慈善事业的发展举步维艰,慈善事业走向何方,基金会管理体制应该如何改革和完善?中国对下一代健康体育基金会的关注是一只值得解剖的“麻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