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前,北京陷入混乱,中国香港成为中南海决斗的主战场。大律师公会首次公开声明,“爱国主义是自发的,中国香港是一个国际大都市,信奉普世价值。”

7月1日前夕,中国香港再次成为中国政治局势的转折点。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运山领导下的国家新办公室发表的白皮书首次变相改变了“一国两制”的定义,掀起了数千英尺的波澜。

中国香港最权威的司法机构之一律师协会(Bar Association)立即发表声明予以驳斥,强调为了维护司法系统的独立性,司法系统不应被视为中国香港管理团队的一部分。它还首次公开声明爱国主义是自发的,不是中央政府强加给中国香港的。

中国香港律师协会成立于1949年,是中国香港唯一的法律诉讼律师(或大律师)专业团体。它也是中国香港最具权威和代表性的法律机构之一。它在香港人心目中有很高的地位。

历任主席包括陈京生和余若薇,他们都是杰出的法律领袖。现任主席是高级律师史永泰。

白皮书明确指出,中国香港拥有完全的管治权力。它被视为迫使中国香港推广和放弃的23项严厉法律的复制品。

司法制度白皮书的解释强调司法人员应热爱祖国和香港,引起法律界的强烈不满。

白皮书发表后的第二天,大律师公会就白皮书的措辞发表了严格的声明,逐点指出白皮书的谬误,重申维护司法独立,引起外界的广泛关注。

非常熟悉中港政治的中国香港资深政治经济评论员廖世明(Liao Shiming)表示,大律师公会对白皮书的公开抵制比过去更加大胆,与前几天公布的政治改革咨询风格大相径庭,这是非常罕见的。

这次除了表现出法律界的团结和愤怒之外,背景也不同寻常。

廖世明强调,并不排除大律师公会得到中国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和经济领袖的大力支持。

目前,高层集团和习近平阵营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该集团担心被清算,正尽力在中国香港制造麻烦,挑起事端,激怒习近平当局。

特别是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首次公开声明爱国主义是自发的,中国香港国际都会(Hong Kong International Metropolis of China)信奉普世价值,这意味着公开声明他们不信奉共产党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专制制度,信奉人权、民主、法制、自由和思想体系的公开分离等普世价值。

律师协会:法官没有政治使命。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of China)明确驳斥了国务院新办公室白皮书的内容,其中将香港、中国的法官和司法人员纳入了治港范围,要求他们爱国,维护国家主权。

大律师公会在其声明中强调,中国香港的法治和文明社会远远超越依法行事和管理,还包括司法独立。

关于各级法院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正在裁决香港的“白皮书”,协会指出,根据《基本法》,中国香港的司法制度独立于行政和立法制度。

声明强调,如果法官和司法人员被错误地归类为管理香港的人,将误导人们认为中国香港的法院是政府的工具。

该声明特别引用了现任律政司司长兼大律师公会主席袁国强在2008年发表的新闻稿,指出《基本法》保障中国香港的司法独立,不应该也不应该将司法视为政府管治机构的一部分。如果司法机关不是真正独立,就不能保证政府会依法管治香港。

协会重申,法治不仅仅意味着依法行事和治理,还包括那些有权适当自律其权力和重视司法独立的人。

中国香港的法院在审理案件时,可以解释自己关于香港自治范围的规定。这是《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所保证的高度自治的一部分。

该协会还指出,中国香港有普通法制度,法院不必服从任何人的最终解释。

李柱铭:2012年,当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凯末尔·包致金在争议中退休时,他说中国香港的司法将面临一场风暴。中国《苹果日报》在香港给他写了一封信,北京的白皮书是否显示暴风雨即将来临?鲍磊的回应重申,司法独立是法治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部分;公众对司法独立的信心对中国香港的司法制度至关重要。他指出,应该对这些问题保持经常性的警惕。

《基本法》前起草人李柱铭律师表示,白皮书与他起草《基本法》时有不同的理解。他说这只是北京政府的一个梦想,想这样解释《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但国务院无权这样做。

他补充说,白皮书的内容反映出中央政府对一国两制的实施没有信心,也不能这样做,但害怕收回。因此,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出去解释。这样的政权无法统治中国香港,因为它处于混乱之中。

至于白皮书要求司法人员也要爱国,李柱铭认为白皮书没有法律效力。他质疑爱国主义原则应该如何解释。我忠于职守,拥有独立的司法权。我是没有良心的爱国主义者,这是真的吗?他敦促市民在7月1日游行,并对中央政府说不。

立法者郭荣坑说,中国香港有独立的司法机构,相信法官的决定不会受到白皮书的影响。

体育彩票是什么时候发行的,他补充说,法官根据法律和证据毫无畏惧地行使他的权力,并且已经忠实地履行了他的职责。如果司法机构将爱国爱港的要求强加于人,情况将令人担忧。

江派的捣乱者和管青的阻挡战术相似。中国香港目前正处于7月1日前的紧张时刻,形势濒临危急。

据报道,中国前主管香港事务的副主席、政治局常委、该组织第二号人物曾庆红被软禁,此后,习近平与该组织之间的纠纷加剧。

中国香港已成为Xi和江泽民双方决战的主要战场。预计7月1日更大的风暴并不排除7月1日中国香港游行中走上街头的香港人数量为空。

白皮书的出现被选择在臭名昭著的前政党领袖610建立间谍组织的同一天发布。情况与2012年相似,7月1日前夕,间谍组织管青辉(简称610)成立于6月10日,以包围在华的香港学生。这也与2013年相似,当时斯诺登事件在7月1日之前被大肆宣传,令正在国外访问的习近平尴尬不已。

随着白皮书加速中国香港民怨升温,以及622电子公投在即,以及82岁高龄的天主教中国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以七天毅行争普选,誓言要争取30万人参加公投,亦催谷七一大游行人数。随着白皮书加速了中国香港民众不满情绪的上升,622次电子公投迫在眉睫,82岁的中国香港天主教教区退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主教(Cardinal Chen Rijun)已经为争取普选进行了7天的竞选活动,发誓要赢得30万人参加公投,并敦促谷里举行7月1日的公投。

作为该派别的发言人,梁振英在7月1日前夕成为公众不满的焦点,要求梁振英下台的呼声再次高调。

然而,他在6月4日之前突然神秘失踪,被指控承认在北京犯下罪行,这并不排除习近平已经在梁振英未来命运岌岌可危之际接替行政长官。

附件:中国香港律师协会对中国国务院2014年6月10日发布的《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一国两制》白皮书(英文版)的回应。以下是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对这三点的回应。因为原文是PDF格式和繁体中文。因此,我将其转换为简化形式,重印如下: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对白皮书《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的回应1。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回应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6月10日发表的白皮书《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以下简称白皮书)中的三点,这三点都与中国香港、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和司法独立的核心价值有关。

2.首先,白皮书第五部分第二节集中讨论坚决维护中国宪法和中国香港基本法的权威。

其中一段内容如下:尊重和保障NPC及其常务委员会修改和解释《中国香港基本法》的权力。

在指出根据《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以下简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后,该段以下列声明结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依法行使《基本法》的解释权,这是维护中国香港一国两制和法治的必要意义。这不仅是对特别行政区实施《基本法》的监督,也是高度自治的保证

3.根据《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款,《基本法》的解释权确实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然而,与此同时,根据《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二款,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亦根据宪法授权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自行解释《基本法》中有关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在裁决案件时的自主权的规定。

这是《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所保证的高度自治的重要部分。

虽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无疑有权解释《基本法》,但大律师公会一直认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对《基本法》的解释(根据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三款除外,该条文有其本身的规则,必须由法院提交),应尽量少及审慎进行,否则会令中国香港人、内地人及国际社会觉得司法独立受损。

4.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必须重申,尊重法治(香港、中国和国际文明社会所理解的)远远超出了依法办事或依法治理的简单要求。它包括行使权力时的适当自我克制,以便司法独立的重要性能够得到适当的重视和强调。

5.第二,白皮书第五部分第三节的主题是爱国主义是香港人治理中国香港的首要条件。它包含以下陈述:忠于国家是政治家必须遵循的基本政治伦理。

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包括行政长官、主要官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在内的香港治理者,肩负着正确理解和实施《中国香港基本法》的重要任务,承担着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维护中国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责任。

爱国主义是治港主体的基本政治要求。

如果管治香港的人不是爱国者,或者管治香港的人不能忠于国家和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那么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一国两制”将偏离正确的方向。不仅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的利益难以得到有效保障,中国香港的繁荣稳定和广大香港人的福祉也将受到威胁和损害。

6.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发表声明,由现任律政司司长袁国强资深大律师担任主席。

声明强调,中国香港的司法机关一向独立于行政和立法机关,根据《基本法》,司法机关应保持独立。

司法机构不是也不应该被视为治理团队的一部分。

政府行为的合法性应该由司法机关审查。

除非司法机关真正独立,否则它无法履行其职能,确保政府按照法律规定行事,确保立法机关通过的立法符合《基本法》和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国际法律义务。

中国香港大律师公会2008年的声明仍然有效。

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司法人员不应被视为执政党或执政团队的一部分,因为他们的工作增加了政治要求。

任何公开错误地认定法官和司法人员为香港统治者,或正式指示他们执行任何政治任务或使命的举动,都会向中国香港人、内地人和整个国际社会发出错误的信息。这将误导人们认为法院是政府机构的一部分,将同一个声音一起工作并相互合作。

无论其他本地法院是否有这种情况,这绝对不是中国香港法院的行事方式。

8.最后,上述白皮书引述的话肩负着正确理解中国香港《基本法》的重要任务,这似乎意味着《基本法》的条文有一个客观和所谓正确的解释,中国香港的法官可以从一些人或其他地方了解或学习。

然而,根据普通法制度,法院在裁决案件时对成文法和宪法的解释本身就是该制度下的正确解释。法院对成文法和宪法的解释基于一套完整和长期的法律解释原则,考虑到控方和辩方(包括政府)向法院提交的论据、事实和证据,并在公开和透明的司法环境中进行。

中国香港的法官和法院在审理案件时,不应也不会从其他政府官员、学者或中国境内外的任何人那里学习、理解或接受他们对《基本法》的最终解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根据《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对《基本法》的解释除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