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衰退的压力极大地扩大了地方债务的规模,这被称为“饮鸩止渴”

最近,李克强在几次会议上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心不足影响了市场预期。他提出了一系列刺激措施,其中之一是扩大地方债务发行规模,以支持基础设施投资。

由于地方债务基数已经很大,基本上没有经济效益,只能“借新还旧”来拖延。结果,债务滚雪球。

一些专家认为,为了保持经济稳定,今年地方债务发行规模将继续扩大,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今年地方债务发行规模将会扩大。

最近,李克强在几次会议上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心不足影响了市场预期。他提出了一系列刺激措施,其中之一是扩大地方债务发行规模,以支持基础设施投资。

由于地方债务基础已经很大,基本上没有经济效益,只能通过借贷新的和归还旧的债务来拖延,债务滚雪球。

一些专家认为,为了保持经济稳定,今年地方债务发行规模将继续扩大,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2019年1月17日,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研讨会将在北京举行。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地方政府债券余额已达18.07万亿元,成为债券市场最大的债券类型。

其中,2018年在外汇市场发行的地方债券总量为2.56万亿元,占地方债券发行总量的61%。

财政部预算司的一些人士表示,2019年地方政府特别债券的规模将大幅增加,特别债券的发行和使用将加快。

他还说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表。

该消息来源称,全国人大已经批准2019年地方政府债务上限为1.39万亿元。预计各地将于1月份开始发行新债券,比去年早得多。

地方政府债务的年度限额通常是在前几年的三月才获得批准的。今年的提前发行和特别债务规模的大幅增加,不仅表明当局仍将基础设施投资视为面对经济衰退时稳定经济的起点之一,也被专家们解释为公基铁建的提前开工和春节前后农民工失业人数的减少造成的社会不稳定加剧。

1月15日,李克强在研讨会上表示,今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信心不足影响了市场预期。积极释放国内需求潜力,加大对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包括信息基础设施的有效投资,鼓励扩大国内消费。

李克强还表示,提前发行的1.39万亿元地方债券应尽快发行,优先考虑在建项目,防止半途而废。

穆迪:今年新地方政府债券的规模将增加70%。路透社1月18日报道,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 ‘s Investor Services)的最新报告称,预计2019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限额将远高于去年。其中,新债券发行将比去年增长70%,发行规模将超过3.7万亿元。包括再融资债券在内,今年发行的地方债券总额将超过4.6万亿元,比去年增长约10%。

今年将比往年更早发行地方债券。穆迪认为,提前发行债券限额的目的是增强地方政府的直接资本能力或提前打开大门,这将有助于解决地方政府的资金缺口,支持经济增长。

穆迪还表示,早期发行地方债券的安排将使地方政府能够减少对土地租赁收入和通过地方国有企业(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进行表外融资的短期依赖。

然而,即使在提前发放配额的2019-22年授权期内,地方政府的资金缺口仍然存在。

穆迪解释说,这是因为地方政府需要很长时间才能通过提高直接融资能力来完全填补资金缺口。

因此,我们预计地方政府仍将依赖地方国有企业来满足其基础设施需求。

地方政府债务总规模可能已高达60-100万亿地方政府通过债券获得的融资,只是地方债务的一部分。地方政府债务总额可能高达60-100万亿元。地方政府通过债券获得的融资只是地方债务的一部分。

穆迪称,地方国有企业也被称为地方融资平台或统称为城市投资公司。这些地方政府资助的majias积累的其他形式的地方债务被认为比地方债券的规模大得多。

调查显示,目前中国内地约有11,567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承担地方政府融资责任。他们不仅可以发行债券,还可以从银行获得贷款,从金融机构获得非标准融资等。此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主体遍布各省、地、县,甚至更低。

政府给出的数据与研究机构或专家给出的关于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的数据有很大差异: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6.8万亿元,这是地方政府债券(又称狭义地方债务)的一部分。对于广泛的地方政府债务,包括地方城市投资公司的债务,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何铿表示约为40万亿元,而苏宁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陶晋的研究报告显示约为60万亿元。

如果考虑其他公私合作项目、政府购买服务、融资租赁等非标准融资方式,专家认为地方政府债务总额可能高达60-100万亿元。

2018年10月16日,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tandard & Poor’s Global Rating)发布报告指出,中国地方债务总额约为60亿元人民币,其中40万亿是隐性债务,成为信用风险巨大的债务冰山。

背负巨额债务,为了推迟危机爆发,他们一直在增加杠杆,玩借新还旧的游戏。

最近发行的1.39万亿当地债券被认为是这种游戏的延续。

中国经济学家胡星斗认为,这是为了解渴,并最终导致越来越严重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和越来越多的不良银行贷款。

美国高地研究所(American Highland Research Institute)研究员秦伟平认为,依靠借贷刺激经济增长已经出了问题:在30多个省级政府中,只有6个有财政盈余,其余的必须由中央政府补贴,在一些地方甚至连公务员的工资都无法支付。

换句话说,他们借了太多的债务,现在甚至连利息都付不起,所以他们不能继续玩这个游戏。

虽然无法判断这个巨大的债务矿何时会爆炸,但总有一天会爆炸。

2018年9月初湖南耒阳的群体性事件可能敲响了警钟。

当时,政府以公立学校学费较低的全部学生为借口,强行将部分学生转到学费较高的私立学校,引起家长不满和群众抗议。

秦伟平认为,地方财政严重不足是引爆耒阳冲突事件的导火索。

据该书介绍,截至2017年底,耒阳市政府债务余额累计达到24.64亿元,相当于政府收入的111%,而该市两大重点融资平台的债务规模飙升60%以上。两个融资平台的债务总额超过100亿元。

由于担心危机爆发,政府自2017年以来发布了一系列文件,收紧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它一再强调终身问责制和反向问责制,坚持中央母亲不会承担地方债务的底部。

2018年9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办公室发布文件,规定国有企业破产应当依法实施。然而,外部世界允许城市投资公司和其他公司破产,为地方政府逃避债务铺平了道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