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构:今年中国企业破产增长率将居世界首位

今年中国企业的破产数量可能会大幅增加。

一些机构预测,由于经济放缓对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的影响,2019年中国企业破产的增长率将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英国《金融时报》1月9日报道,由于经济放缓对中国国有和私营企业的影响,贸易和信贷保险公司欧莱赫梅斯(EulerHermes)预测,2019年中国破产企业的数量将增加五分之一,而去年的增幅为60%,破产率将超过全球任何其他大型经济体。

李悦安义工业和破产研究主管马克西姆·梅尔(MaximeLemerle)表示:即使管理得当,中国的经济疲软也会造成损失。

最近,中国经济内部压力越来越大的迹象急剧增加。

由于内需疲软和美中贸易战的影响造成的损失,数据显示,去年12月,中国私人制造业活动19个月来首次萎缩。

去年,随着北京方面打击影子金融并寻求降低整个经济的信贷增长,国内债券市场的违约数量达到创纪录水平。

经济疲软并不是中国破产数量上升的唯一原因。

莱梅尔说:使用中国破产框架的意愿已经增加。

过去,使用官方破产程序的企业比例相当低。

他说,政府一直鼓励企业,特别是公共部门企业,使用官方破产程序。

这一点,加上政府努力减少在经济中不起作用的僵尸企业的数量,导致报告的破产数量比以前增加得多。

路透社1月9日报道,中国大型投资银行CICC近日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宏观经济的特别报告,称由于市场需求急剧放缓,中国通缩压力正在迅速上升。

根据该报告,自去年10月以来,国内消费和投资需求有所加速和减弱,而外部需求增长也显示出疲软迹象。

与去年同期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汽车销量下降了约四分之一。消费者对长假的需求也比前几年明显减弱。甚至最近几个月对日常消费品的需求也大幅放缓,这可能反映了劳动力需求的明显疲软。

短期内,通缩压力上升意味着企业、居民和政府部门的名义收入均面临明显减速的压力,其中波幅最大的企业盈利同比降幅可能超过10%。短期而言,不断上升的通缩压力意味着企业、居民和政府部门的名义收入都面临大幅放缓的压力,企业利润的最大波动性可能同比下降10%以上。

经济学家认为通货紧缩将导致企业的高实际利率。在内外需求持续萎缩和产能过剩的背景下,企业的经营环境将恶化,盈利能力将下降,导致经济加速收缩,进而进一步提高实际利率,可能形成高负债与通缩相辅相成的恶性循环。

需求疲软拖累企业利润,员工指数创下今年新低。

12月份,制造业雇员指数为48.0,较上年同期下降0.3个百分点。

12月份,生产的需求面仍然疲软,雇员指数创下今年新低,这将对未来的消费和产出产生不利影响。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包括巨头在内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报告裁员:哈默公司裁员60%,比特大陆公司裁员50%,莫比克公司裁员30%。

虽然大公司裁员,但小公司直接面临生死抉择,其中最严重的包括现金贷款热潮和中小型游戏公司的倒闭。

中国企业违约的数量有所增加。一位牛才静在2018年6月6日报道称,根据罗丹集团(RhodiumGroupLLC)中国香港研究部主任罗甘赖特(LoganWright)的说法,2018年中国企业债券违约数量大幅增加。

赖特告诉彭博:银行从非银行金融机构赎回资金减少了企业债券投资的总资金来源。

依赖影子银行来源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地方政府融资工具更有可能拖欠额外债券。

当中国企业债券出现违约时,央行不得不进行干预,并宣布将接受评级较低的企业债券作为主要流动性管理工具的抵押品,以缓解小企业融资困难,促进企业债券市场健康发展。

根据该报告,尽管这种干预可能会推迟世界上负债最重的企业部门的清算,但消除隐患是不可能的。

一个潜在的催化剂是:2018年下半年,中国企业将不得不在国内外市场偿还总额为2.7万亿元的债券,加上下半年到期的3.3万亿元信托产品。融资问题将更加严重。2018年上半年,逾8种高收益信托产品被推迟上市。

企业借新债偿还旧债,一些机构预测今年房地产企业资金链紧张将是行业内最大的风险之一,许多企业进入借新债偿还旧债的模式。

《搜狐金融公司深度阅读》1月9日报道,1月7日,富力房地产宣布已于2018年12月29日完成2018年第九批超短期融资券的发行,实际发行额为10亿元。

这只是富力房地产在2018年发行债券的冰山一角。

据不完全的公共信息统计,2018年,富力房地产至少发行了26只债券,融资总额超过500亿元。

富力房地产新发行的公司债券大部分将用于偿还旧债。

富力房地产(Fuli Real Estate)于2018年12月27日宣布,公司需要在2019年1月至5月间出售161.5亿元债券,不包括短期融资券等其他类型的债券。

富力房地产只是住房企业债务的一个缩影。

近几年来,房地产企业面临的外部融资经历了先紧后松、再紧再松的变化。

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从2019年春节彩票公益金安排的16年到2018年,融资成本呈螺旋式上升,美元、港元和人民币的债券发行利率都在上升。

另一方面,2015年和2016年大规模发行的房地产债券将在2019年左右进入转售期。内部经营现金流将会下降,增加外部融资的难度。住房企业偿还债务的压力将变得更加突出。借新还旧将成为这些企业的准则。

易居研究所智库中心研究主任严跃进表示,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发行新债来偿还旧债。关键是要在现金流快速回报的领域做好工作,比如住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