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当局又失去联系了!他的老雇主华敏逆潮流而动。

泰和健康地跳上跳下的k线背后,有一股汹涌的暗流。

四个月前,泰和集团(泰和集团及其子公司)46岁的主管王仁国从恒丰银行的蔡国华案中脱身。

四个月后,他卷入了另一起案件。

5月7日,一些独立消息人士向记者证实,泰国合作部部长王仁国已经失去了他的联盟。

就在王仁国被卷入此案时,泰和健康的前雇主华民悄悄地回敬了他的马,跳出来成为泰和健康的第五大流通股东,这令人费解。

5月7日晚,记者打电话给王仁国,他的手机关机了。

回顾公共信息,王仁国最后一次露面是在太浩健康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

根据公告,2018年3月27日下午2点30分,王仁国在泰和健康办公室所在地舒欣大道1168号科研综合楼一楼多功能厅主持会议。

外界认为王仁国是一个黑马大亨。他有一位著名的年轻四川商界领袖、四川企业精神导师、成都广安商会会长、四川商会副会长、太和部门的实际控制人。

但是即使在四川,以前也没有多少关于他的故事。

王仁国之所以成为公众的焦点,是因为他从华民部门获得了泰和健康的控股权。

这是王仁国在资本市场的起点,也为后续扩张奠定了基础。

2015年8月28日,泰和健康宣布,四川泰和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和集团)分别与上海华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华民)和周云金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泰和集团收购了上海华民持有的四川华申48%的股份,共计3432万股。周云金在四川华申24%的股份被转让,占1716万股。

太和集团接受上述股份后,持有四川华盛72%的股份,占5148万股,成为四川华盛最大股东。

总成交价为13亿元。

交易完成后,王仁国和他的妻子张必华成为泰和健康的实际控制人。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外界可以瞥见泰国家庭。

泰和集团拥有30多家控股子公司,涉及金融、房地产、酒店、医院等领域。

根据未经审计的财务结果,截至2016年9月30日,泰和集团总资产为221.6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总额为59.53亿元。

2015年(经审计),营业收入9.05亿元,母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3.48亿元。

在控制泰和健康后,王仁国作为实际的控制者,并没有对公司表现出太多的关心。

他很少去公司。

四川一位当地知情人士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即便是作为泰和健康的董事长,王仁国也很少出现在公司,有时甚至不到两三个月。

事后看来,王仁国正忙于加强对上市公司的控制。

虽然王仁国以高价从华民部门获得四川华申的控股权,从而间接获得泰和健康的控股权,但他的地位并不稳固。

四川华盛仅持有泰和健康18.08%的股份。此外,当时市场条件不好,股票价格低,市场许可很普遍。这一比例不安全。

2015年10月,泰和健康提出了一个几乎量身定制的计划,将泰和集团的股份增加不超过5041.3万股,募集不超过4.3亿元。

一旦成功实施,泰和集团将共同控制泰和健康26.66%的股权,大大增强其控制力。

然而,由于a股市场的波动和再融资政策的收紧,该公司于2016年4月宣布,原来的固定增长计划已经收缩,募集金额已降至不超过3.8亿元人民币。

同年8月12日,公司宣布终止固定增长。

此外,多年没有资本运营的泰和健康于2016年5月23日发布资产收购公告,拟以现金方式收购四川王林堂药业有限公司51%的股份。

收购也于2016年7月21日终止。

王仁国因一系列旨在加强控制和提振股价的行动而受挫,他没有放弃最初的意图,而是选择直接从二级市场增持股份。

2016年6月6日至2017年3月27日,王仁国的父亲王安全以每股10.99元至13.98元的价格通过电话拍卖购买了泰和健康2155.11万股,占泰和健康总股本的5%。

此时,王仁国和他的合作伙伴拥有泰和健康22%的股份,达到了相对安全的水平。

然而,命运的转折点咆哮着。

2018年1月2日晚,泰和健康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王仁国已经失去联系,相关信息仍在核实中。

1月19日,泰和健康宣布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王仁国正常履行职责。

当时,谣传王仁国的损失与恒丰银行的蔡国华案有关。

5月7日,几个独立消息来源在《中国证券报》上向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

在朋友的介绍下,王仁国认识了蔡国华。经过三个月的交流,双方的距离大大缩短了。

一位与广安泰和集团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位于王仁国家乡的广安恒丰村镇银行是双方合作的成果之一。

在山东呆了一个月后,王仁国出来了,他的脸色变了,体重也减轻了很多。

四川知情人士表示,王仁国没有参与此次事件,他保持低调。

当时,泰和集团的员工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了老板从机场回来的照片,以示老板没事,但王仁国后来取消了。

现在,王仁国又输了联赛,浪又涨了。

记者从权威人士处了解到,监管部门已经对此事给予了关注。

当王仁国输掉联赛时,华民很擅长反击。泰和健康的前雇主华民奋力反击,悄悄地确立了自己的位置。外界不理解他的例行公事。

根据泰和健康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截至3月30日,上海华民物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民物业)持有泰和健康508.9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6%。

华民房地产是华民部门的重要成员之一。

工商数据显示,股东为李肖敏(持股83.12%)和上海华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持股16.88%,以下简称上海华民)。

华民房地产的前身是上海华民,成立于1994年4月。

与泰和健康2017年年报相比,可以推断华民房地产有限公司在2018年1月至3月期间建造了仓库。

在此期间,泰和健康的股价从每股4.02元到7.52元不等,平均交易价格为每股5.58元。

根据这一粗略计算,华民用于购买房产的资金约为2795万元。

4月2日至5月8日,泰和健康的股价在每股5.93元至7.93元之间,平均交易价格为每股6.62元。

结合泰和健康在此期间的量价关系和市场表现,华民房地产公司持有的泰和健康589万股,即使全部售出,仍然是稳定的业务。

然而,太和部门收购太和健康的时机并不好,其股票的市场价值已经大大降低。

华民部门为什么能准确复制底部?这可能是因为华民部门多年来一直在培育泰和健康,并且对公司非常了解。

华民是2010年5月20日泰和健康发布的实际控制人变更通知中首次出现的。

根据当时的公告,上海华民于2010年5月13日与上海同工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工投资)和上海友昌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友昌实业)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上海华民接受了通功投资持有的四川华申24%的股权,占1716万股。友昌实业持有的四川华盛21.69%股份被转让,占1551万股。

上海华民接受上述股权后,持有四川华申45.69%的股权,合计3267万股,成为四川华申的最大股东。

为了间接控制华神集团(即泰和健康集团)。

这是华民的辽阔疆域首次公之于众。

上海华民、周云金、成都华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民物业)和成都华民物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华民物业)等四川华神股东相继出现。

上海华民、华民地产和成都华民地产的实际控制权都在李肖敏手中。

周云金早年曾担任李肖敏控制的核心平台华民房地产的董事兼副总裁。

自2005年以来,它已成为四川华盛的第二大股东,持有24%的股份。

铜工投资和友昌实业的背后都指向李肖敏。

进一步调查显示,李肖敏背后是著名台商蔡蔡畅,他是华民部门的真正领导人。

早在2004年,华民部门就已经控制了华申集团。

这样,泰泰关系的内部人士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据估计,以2010年华民进入泰和卫生部和2015年华民部退出为起点,收入将超过8亿元。

然而,这不是一个快乐的结局。

一项法院裁决暴露了华民和泰国之间的矛盾。

2017年7月11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行政裁决显示,泰和集团与周运进发生合同纠纷,泰和集团向法院申请保护周运进(被告)的财产。

法院查封、冻结被申请人财产,最高限额为3960万元。

股权转让完成后,泰和集团为什么还要申请冻结周云金的财产?各种原因都很有趣。

5月8日,记者致电泰和健康前董事长兼股东周云金,她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目前,我们不知道此案的最终进展。

事实上,太和部门在资本市场上的触角比太和建要多得多,其扩张速度是惊人的。

2017年9月6日宏达股份(3.91-0.26%,诊所股份)的公告显示,泰和集团计划斥资43亿元实现对宏达股份的控制。

其中,18亿元直接用于支付交易对手的股权转让价格,25亿元追加到宏达实业解决相关诉讼问题。

交易完成后,宏达电股份的实际控制人从刘沧龙变更为王仁国。

然而,由宏达集团和刘沧龙共同持有的宏达集团82%的股份和由宏达集团和刘沧龙共同持有的宏达集团66.98%的股份随后被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怀化福利彩票销售处冻结。

上述股权转让不能继续。

泰和集团向四川省高级法院申请冻结刘沧龙在宏达集团和宏达工业的所有股份。

最后,经过协商,上述股权转让协议被解除。

太和部门接管宏达股份。

然而,王仁国并没有就此止步。

2017年12月8日,中国金属利用(01636.HK)宣布公司控股股东时代建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代建筑公司)与泰和集团(中国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香港泰和)签署协议。时代建筑公司出售了7140万股中国金属利用股份(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29%),中国泰和香港的收购价格为每股3港元,总交易价格约为21亿港元。

然而,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任何进展。

随着王仁国的流失,这笔交易充满了不确定性。

此外,泰和集团多次提到金融部门。

旗下八家子公司从事金融业务,分别是广安思源农村商业银行有限公司、达州银行有限公司、南充嘉陵民信小额信贷有限公司、广安恒丰农村银行有限公司、成都民信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成都成华民信小额信贷有限公司、广安民信小额信贷有限公司、四川仪龙农村商业银行有限公司

王仁国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融业在自身经营和外资两方面都取得了预期回报,集团金融和两轮驱动的产业发展优势日益凸显。

然而,自从王仁国第一次输掉联赛后,官方网站对泰和集团的介绍就没有金融板块。取而代之的是主要的健康、文化旅游、房地产、农业和教育。各种原因都很有趣。

与泰和集团关系密切的人士表示,在进入泰和健康之前,泰和部门向更多人展示了房地产开发商的身份。

随着泰和在资本市场的发展,其对资本的需求也在增加。

经审计的财务结果显示,2014年至2016年,泰和集团筹资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分别为-1.95亿元、4.17亿元和20.11亿元,而2017年上半年为3.1亿元(未经审计)。

发表评论